Júlio de Matos Photography

走向图像符号学的实用性

静水(2007 – 2009)

Bernardo Pinto de Almeida portrait 朱里奥•德•马托斯所拍摄的新的系列照片中存在着某种震慑人心的东西——对其我们无法直接进行描述,也很难立刻理解。那就让我们跟随他在照片中所展现的令人心潮起伏的场景,来试着领略这种感觉吧。

让我们从头说起。在朱里奥•德•马托斯二十五年的摄影生涯中,他先后专注于两个领域,而且他还能够将这两个领域协调得非常和谐,从而使其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创作者。一方面,他能够全面掌控自己的媒介手段——摄影,以及其技巧甚至是技术的各个方面;另一方面,他始终致力于推动摄影形式的实验进程。

现在,在我们生活的年代里,摄影显然已经接近于一门艺术。在之前我们知晓的“直接摄影”所定义的狭窄范围内,这种近乎于艺术的摄影方式显得难以看懂。朱里奥•德•马托斯在其整个摄影生涯中,一直坚信摄影存在着技术的可能性。

德国的某些摄影趋势中所具有的与日俱增的不表现意义的倾向,已经使得这种摄影流派归为一种了解当代艺术的无表现主义的方式;然而,朱里奥的照片与此相反。我们的创作者一直认为,在把富有表现力的角色拍成照片时是充满着各种可能性的,同时朱里奥不会回避这种表现力的诱惑:从美丽的风景到湛蓝的天空,亦或是要继续用相机来捕捉瞬间的意愿。

马托斯一直都很从容、镇定,甚至在他对现实执着的观察中亦显得非常平静。马托斯在他的每张照片中都追求对物体本身的超越,他的兴趣不在于摄影对事物的表现力上,而在于光线播洒的感知方式上。

在我看来,这组新照片是朱里奥至今为止最为大胆的作品。在这组照片中,他更为清楚地展示了激发他摄影的原因:就像我前面所说的,首先他能够真实保留客观视点,并把它拍摄下来。比如,有这样一张照片,他拍摄的是彩色的浮标在水面倾斜着,大片湛蓝的水面倒映着浮标的颜色。但是,正如前面所述,这种在现实中捕捉到的对颜色和线条的感觉,不但没有阻止他远离这种感觉,反而促使他拥有这种特有的距离感,并让这种冷静的距离感在作品中展现出来。

照片上开放的白色线条最终能够切断所谓的天真镜头感,而黑和白两色通过这些线条成为颜色的核心,打破自然主义的表象,从而强化了整个摄影前后的结构性的思考。

而且,正是因为在另一幅照片中引入了蒙德里安新造型主义(Mondrianesque)风格的直角理念,就像他们划分视觉领域一样,使得我们能够远离由自然主义所限定的感知关系,而果断地引入结构的概念。这种概念肯定要早于对镜头的捕捉。如在涟漪荡漾的水面上,由于引入直角图形使得影像要再次确定中心,从而使我们对照片本身所带有的静谧美感产生一种接近布莱希特风格的陌生感。另一张照片上,两条垂直线打破了水滴在沙土上形成的一系列的圆圈。更为颠覆的是,在平静如镜的水面上,一只鸟急速掠过,此时,照片上的阴影线打破了照片在正常情况下所要表现出来的所有的诗情画意。

在既定图像中插入一个三角、一个圆圈、一条线或是一组线,这些图案能够让我们瞬间再次获得一种感知的距离感,为我们开辟了另一种理解方式。这种理解方式在幽默感和符号隐喻之间游弋。更确切地说,是在以下两者间波动:一是,有微笑的愿望,这是直接来自于其展现既定图片内在线条组织的方式(就像雅克•塔蒂在他的杰作《游戏时间》中表现出来的一样);另一个则是,每幅图片都更为深刻地影响我们,这是因为图片中所描绘出来的平面是各种信号的复杂编码,而对这些信号的全面理解突然间就成为了我们分析思索的过程。

我相信,正是这种强烈的符号内含一直贯穿于朱里奥•德•马托斯的影像之中,使得这些照片富有深度,如此令人心潮起伏,如此震慑人心,我认为这种方式产生出来从视觉到光学的移位,让我们在更为具体的平面上进行理解。这就重新向摄影领域介绍形式和物质之间的区别,从而产生强烈的抽象效果。

杰出的作品,为我们在视觉欣赏的研究方面上了一堂意义深远的课。


2009年2月



© 2009-2017 All Photographs and texts by Júlio de Matos | All rights reserved | © Júlio de Matos, 2009-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