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úlio de Matos Photography

我的观点

 

Julio de Matos portrait 摄影是我最喜欢的一种表达方式。随着我的人生以及摄影生涯的进程,我的摄影理念不断完善,今后也将继续发展下去。
拍摄的照片是美丽的,但这可能会模糊我们的分辨能力。轻易间你会爱上这种美——那可能是某个人物、某段乐曲或是某个影像。但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因为如果只将感受到美感视为作品的最终目的,那么这份创作就会大打折扣。创作者可以透过作品本身的美感——这扇敞开的门来触动他人的心弦,但只有穿过这扇门,他所带来的触动才可能更加深沉,才可能建立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沟通。
很久之前,我开始拍摄单独的照片,有时会喜欢上其中一些照片。有时候,我仍会迷恋我自己拍摄的“独一无二”照片。它们如同珍宝一样,我非常珍视它们。如今,作为摄影师,我不再进行单个影像创作,那也是为什么我不参加摄影比赛的原因之一。脱离情境的单一影像,如同单独的一个词或短语,几乎可以进行各种诠释。但如果我们注重视觉效果的话,单一影像确能向我们展示我们潜意识中希望的创作方向。我目前只进行摄影专题创作;先产生一个想法,然后发展为一个主题,最终成为一篇用照片叙述的故事。
在一项作品中,我们可能喜欢某些照片胜于其它,但正是后者为前者提供了展示其闪亮形象的背景。每张照片都同等重要,拍摄这些照片的场景大多数都是不可再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摄影就好似一场表演,好比一场爵士乐即兴演出,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进行修改完善。
我喜爱独自工作。在我看来,摄影是一种高度独创性的活动。单独工作更有利于我思考并全神贯注,而避免因受打扰而在拍摄过程中失去专注的焦点。我不喜欢在艺术上失去水准,尤其是原本就可以避免时。
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孤独寂寞。我过去就很喜欢教学,现在依旧如此。25年前我首创了大学的摄影课程,如今课程仍然继续着。学习时期是少有的进行集体摄影活动的机会,这样也可以促进教学的进程。在教学中,集体评比是一种基本的要素。
Julio de Matos portrait 一个人在其有限的一生中,可能不断地创造新的自我。但我同时也相信,我们早年的生活对我们的一生都发挥着根本性的影响。如今我认为自己领悟了父母给予了我怎样的恩德,并且是他们开启了我的心灵之窗。
我年轻时,很热衷于探索时间的作用以及时间对人类及文化的影响。我对于我所生活地区早期文化的情形非常感兴趣。自我十八九岁时起,我便开始旅行,并接触葡萄牙以外的其它国家与文化。先是到欧洲,然后是北美及南美、非洲,之后近20年在亚洲旅行。40岁之后,我开始进行主题摄影创作,内容就是以时间为切入点的事物、地区以及文化。
我的第一本影集的主题摄影作品是《天堂口——玛尼卡尼卡河坛》,描述了印度一个非常古老的城市,时钟似乎也在此停止了。《塔布隆寺——世界的回忆》拍摄于柬埔寨,描述了已逝的一种文化。2005年,我对拍摄“北京胡同”充满激情。这个摄影项目描述了由于现代中国不断加速的变革步伐给北京过去的城市生活带来的极剧变化。《巴西式房子》是我就这个主题的最新作品,内容关于葡萄牙已消逝的一种文化,这种文化留下了一些实物佐证,它向人们证明了它短暂而璀璨的过去。这个作品反应了我们国家的一种历史记忆,也是浪漫的狂想曲。
我策划并创作的每个摄影项目都试图拥有独具一格的氛围以及与众不同的视觉效果。我尽情地尝试突破过去的作品,探索新的视觉方向。在创作严肃主题的作品时,我采用的新颖有趣,富有创造性的态度,使二者相互协调。
我的个人观点源自我的生平以及其他人的经历。我所做所学的每件事都成为下一步的动力。这就是为什么不仅仅我的过去决定着我的未来,目前我所做的事情,也会一直影响着我的观点,同时也给我这样的力量—使我作为一名艺术家,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人而不断成长。


2009年11月,北京


© 2009-2017 All Photographs and texts by Júlio de Matos | All rights reserved | © Júlio de Matos, 2009-2017